滴水公益论坛

 找回密码
 
查看: 1334|回复: 1

我不放弃,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一位姐姐的自述,请耐心看完......)

[复制链接]
唉,可怜的孩子
本帖最后由 郑州滴水公益 于 2013-1-27 21:36 编辑

       12月31号,我从学校回到广州,明天就是元旦节了,大家都开始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了,这却是我,我们整个家,度过的最不安最痛苦的一个元旦节,因为我弟弟还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仅仅是因为发烧,真不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从30号因为发烧到40度被送进医院,没等到排队挂号就休克了,到现在,看着他全部的皮肤都变成了紫色躺在那儿,当时主治医生让我爸妈做好心理准备,说就是现在几百万放在他面前他也不敢说可以把他抢救过来,所以劝我爸妈不要守在那儿等了,等也没有用,我爸妈守在重症监护室的窗户边不敢走,因为怕把他送到医院就再也出不来了…这样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有多害怕失去……
       1月1号上午,大街上好多人,都在过节…而他,因为发烧引起的病毒,要用机器把血液全部循环清洗,血小板损坏,需要连续三天输入B型血小板。拿着那张医生填写的血小板互助申请表,我看到上面清晰的写着,年龄16岁,申请理由:脓毒性病毒休克,各器官功能衰竭…那样的心情,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每天仅仅是住院费就要一万五,我爸妈守在医院办理着各种手续,在一张一张的材料上签着自己的名字,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向亲戚朋友借钱…我和我妹妹在医院和血液采集中心来回跑,寻找着愿意帮忙的同事、朋友,带他们去验血型去体检,可是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原本体检后就可以抽血了,我当时还以为终于有希望救他了,结果体检之后不可以…我不知道当时怎么面对心里那种如此强烈的失落感,一个人躲在洗手间哭了很久,那样的压力想逃却逃不了。。下午的时候,认识的人都知道了,来了很多好心人愿意给他捐献血小板,排着队一个一个验血型的时候,每验出一个是B型血大家就都欢呼,如果结果出来是其他血型,所有的人都很沉默,当时这样的场景真的很感动…
       1月3号,我买了火车票回学校参加考试,而他依旧没有度过危险期,坐在火车上,距离一点点拉长,很难不害怕,不知道等我下次再回到这里会是怎样的情景,我希望祈祷真的会有用,他能顺利度过危险期。
       1月6号,在昏迷了七天七夜之后,他终于有知觉了…一家人只有我不在…我多想在后天的时候能听到他对我说一句生日快乐,虽然我知道这只是奢望。。。电话里,我妈说他全身的皮肤都烧烂了…恐惧了那么多天终于要醒过来了,可是结果却是这样的。
       1月14号,转到了广州市红十字会医院治疗皮肤,几天下来他身上很多地方都发黑了,全身浮肿的已经完全看不出模样,明明就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却很难认出那就是他…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单...由于那么多天没有吃东西了,他只是张嘴却没有力气说话,为了准备几天后的手术,甚至连水都不能喝,实在渴的不行的时候,他求护士让他喝一点点,我妈看着心疼就把棉棒蘸湿放在他的嘴唇边,结果他一下死死的咬住那个棉棒……曾经他是多么自恋多么无忧无虑的一个人,现在却变成了这样…
       1月17号,距离学校放假还有一天,始终没办法复习下去,因为他今天做手术,下午的时候给我妈打电话想知道手术是否顺利,电话那边我妈哭得像个无助的孩子…因为一直高烧不退耽搁了几天,手术时腿上的肌肉已经坏了,把坏掉的肌肉切除掉,也就意味着他以后可能就不会走路了,我站在那儿拿着手机除了一句别哭了其他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了,我连自己都安慰不了…晚上他告诉我爸说他梦见自己没有脚了…其实,手术时把他腿上和脚上坏掉的肉全切除了,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骨头…脚趾也都是用钉连在脚上的,只不过全身都用纱布包着,他自己并不知道…
       1月19号,不知道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心情,我终于回到了家,很冷清,虽然从我爸妈来广州打工一直是租来的房子,虽然房子很小,可是以前,包括以前的以前,一家人晚上在一起吃饭,总是很温暖,很温暖…而现在,我爸妈也都没办法工作了,每天日夜轮流去医院照顾他,只有我妹妹在上班。我一个人在家,不知道是因为太冷清还是太害怕,忽然觉得很不知所措。
       1月20号晚上,距离他被送进医院已经整整22天了,在学校的时候,我曾经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过各种自己走进病房的场景,可是都不是…到了烧伤整形科重区,我穿着专用的消毒衣服第一次走进了那间ICU重症室,我怎么敢相信现在躺在我面前的就是我弟弟…全身都用纱布包裹着,鼻子和身上插着各种各样的管子,脸上、嘴角边都是干血,头发也都剃光了,床边挂着一张病例单,暴发性紫癜……我妈说他这些天被折磨的神志已经有些不清醒了,经常说些听不懂的话,所以让我多跟他说说话,安慰他好好吃饭,好好配合治疗,不要乱想,尽管之前我也一遍一遍地警告过自己,进去之后不管什么样的情景都一定不能哭,因为这样他自己会更心慌,可是我还是很没出息的哭了…哭的说不成一句连贯的话,语无伦次的说着等病好了我们就可以回家了…以后我再也不欺负他了,什么都听他的…也不跟他抢电脑了…还等着他教会我滑旱冰呢…他的手忽然就抖的很厉害,他声音很小,离得很近很近了听到他说别哭了…还问我什么时候他才能好,才能回家…晚上回到家一直睡不着…一闭上眼睛全是他躺在那儿哭着问我他什么时候才能好,什么时候才能回家的情景…我当时真恨这样的为什么不是我…
       1月23号,第二次手术…我以为这是最后一次手术了,之后就等慢慢痊愈了,晚上我爸在医院照顾他,我在家还做好了饭等我妈回来,我以为今天我妈回来后不会再是和平时回到家一样忧愁的表情了,可是一进门就看到了她哭红的眼睛,原来我所认为的最后一次手术,不仅不是最后一次,而且这次手术的目的竟然是,把他上半身的皮肤全部割下来补到腿上…可是不够…最后把后背的皮以及整个头皮都取下来补到了腿上,这些他自己都不知道…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他一直在发抖…他才16岁…为什么要受这样的折磨…为什么…
       1月25号,再也想不到任何办法,这几年一直在广州打工,也没有办家里的合作医疗,医疗保险也没有,以前怎么也想不到会出这样的事...借来的三十多万已经用完了,从昨天开始已经欠了医院一万多了,之后看他伤口的恢复情况,还需要多次手术,后期治疗仍需要四五十万,如此多的费用实在是一个普通家庭无力承担的,医生说他至少要在医院半年,如果没有钱,因为腿部一直感染,那么等待他的就只能是截肢了…
      16岁,原本该是多么美好的年龄,却给了他一个这样的经历…我不忍心…不甘心,不敢想象他知道这样的事实之后该怎么接受…也想过申请基金或者通过媒体报道,可是这些都有很多流程,就算真的申请到了也需要很长时间,而他等不了…所以想求大家帮帮我,帮帮这个家,救救他…我知道这样的求助对于仍旧需要好几十万费用的他来说或许只是杯水车薪,我也知道可能这样的希望很渺茫,可是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就不敢放弃。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刘焕 18289739586      我的朋友 刘艳华18103858398  
            两个农行卡的卡号6228480150263074919   6228480150266769812(刘焕)

                                                                  
希望大家伸出援助之手,救救他…

        因为现在情况危急才不得已这样向大家求助,所以也并非只是请大家捐钱,如果大家有能力借多一点钱的话请不要担心,希望能留下您的联系方式,万分感激,虽然以目前这个状况短时间内可能还不了,但是以后肯定会还的。恳请您献出一份爱心,给他一个希望,在此先谢谢大家了!!上天一定会眷顾有爱的人~恳求您的帮助。     


        家庭住址:河南省郸城县石槽镇翁楼村

        家庭成员:爸爸 妈妈 我 妹妹 弟弟

        目前家庭住址:广州市白云区新市萧岗北街

        一家人从老家到广州打工,爸爸以前在火车站当托运工,妈妈以前在广州白马服装店打工,现在为了照顾我弟弟,爸妈都没办法工作了,白天晚上轮流在重症室照顾他,现在只有我妹妹一个人在打工挣钱。

       我是海南大学园艺园林学院的一名大二学生,现在我的弟弟在ICU重症室躺着,等待您的救助...

这是以前的他



这是现在...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

x